<nav id="g5kci"></nav>
<dl id="g5kci"><s id="g5kci"></s></dl>
<div id="g5kci"><span id="g5kci"><object id="g5kci"></object></span></div>
  • <li id="g5kci"><ins id="g5kci"><strong id="g5kci"></strong></ins></li>
    <dl id="g5kci"></dl>
  • 軍事 軍史鉤沉
    苦難見證:揭秘侵華日軍細菌戰第100部隊
    華夏經緯網   2018-09-18 10:15:49   
    字號:

        新華社長春9月17日電題:苦難見證:揭秘侵華日軍細菌戰第100部隊

        新華社記者劉碩、張博宇

        侵華日軍第100部隊(簡稱“第100部隊”),一個神秘而陌生的番號。日本侵華期間,這支以“防疫”為幌子的神秘部隊研究各類致命細菌并制造細菌武器,無數人遭到殘害,無數動物植物淪為實驗品,整個東北乃至全國都籠罩在細菌戰的巨大威脅中。

        如今,恐怖的細菌戰已經成為歷史,日本侵略者企圖極力掩蓋的歷史真相已經被揭開。我們要控訴侵略者當年慘絕人寰的累累罪行,更要記住當年在如此威脅之下,依然頑強奮斗的同胞。這些同胞見證了第100部隊帶來的苦難,也為取得抗戰勝利而不屈抗爭。

        細菌戰“惡魔”悄然降臨

        1945年8月,長春西郊孟家屯附近,一處神秘的院落里,不少日本軍人忙著燒毀照片、實驗記錄和一些相關資料。他們企圖完全燒毀的資料里,隱藏著一段多年以來被掩蓋的可怕事實。

        1949年12月,由前蘇聯主持進行的一場細菌戰審判,讓被隱藏已久的第100部隊露出真容。據戰犯高橋隆篤、平櫻全作、三友一男等人交代,侵華日軍第100部隊是為準備細菌戰而工作。這是三友一男(前排左一)、平櫻全作(前排右二)等在審判法庭上(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1949年12月,由前蘇聯主持進行的一場細菌戰審判,讓被隱藏已久的第100部隊露出真容。據戰犯高橋隆篤、平櫻全作、三友一男等人交代,侵華日軍第100部隊是為準備細菌戰而工作。秘密從此被揭開。

        據偽滿皇宮博物院科研中心主任劉龍介紹,日本侵華戰爭中,騎兵曾是重要兵種,需要大量的獸醫來進行傷病軍馬的救治和防疫,因此組建了獸醫部隊滿足此類需求。但隨著日本侵略戰爭的擴大,日本侵略者需要更具致命性的武器,這催生了他們研究細菌武器、發動細菌戰的想法。于是,臭名昭著的731部隊誕生了,與此同時,第100部隊這個“惡魔”也悄無聲息地開始制造罪惡。

        偽滿皇宮博物院研究人員趙士見研究相關史料發現,第100部隊的前身是1931年11月關東軍設立的臨時病馬收容所,1933年2月,關東軍司令部命令臨時病馬收容所改編為關東軍臨時病馬廠,并將廠址由奉天(今沈陽)遷址到新京(今長春)。1936年4月23日,關東軍參謀長板垣征四郎向陸軍省呈報《對充實在滿兵備意見書》,提出“改編‘關東軍臨時病馬廠’,使之成為收治傷病馬、防疫、細菌戰對策的研究機關,新設‘關東軍軍獸防疫廠’(掛牌時正式名稱為‘關東軍軍馬防疫廠’)”。

        1936年8月1日,關東軍軍馬防疫廠成立,標志著日軍第100部隊正式成立。1940年底,根據關東軍命令,這支部隊采用秘密番號,即滿洲第100部隊。

        日本關東軍司令部“關參一發第一八七七號”命令文件的掃描件(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以馬匹等動物防疫為研究內容的幌子,很快就被扯下。1937年,一份名為“關參一發第一八七七號”的命令文件正式下發,關東軍司令官植田謙吉向日本陸軍大臣杉山元命令提請“軍用細菌研究從業者命令件”報告,任命高島一雄等人從事軍用細菌研究。至此,第100部隊從此前宣稱的防疫研究,正式走向了有組織的國家軍用細菌研究。“這標志著第100部隊正式走向了國家有組織犯罪的不歸路。”趙士見說。

        第100部隊存在期間,“魔爪”伸向了很多地方。據介紹,第100部隊是一個系統龐大的細菌戰部隊,由本部、分廠和軍團獸醫部隊三部分構成,其中本部是由總務部、教育部和業務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部構成,分支機構主要在大連、牡丹江等地。所謂的“軍團獸醫部隊”則是第100部隊與一線部隊結合所設立的特殊的細菌部隊,比如日軍第20軍的2631部隊、第11軍的2630部隊。

        就在日本侵略者忙于秘密研究細菌武器、準備發動細菌戰的同時,黨領導下的東北地區抗日武裝的斗爭一刻也沒有停歇。第100部隊正式成立的同時,在吉林通化、撫松等東北多地,東北抗聯第一軍、第二軍等武裝力量給侵華日軍帶來了有力打擊。抗聯的隊伍在一次次戰斗中不斷發展壯大,英勇的東北人民也投入到打擊日本侵略者殘暴統治的洪流中。這樣的形勢,也刺激著近乎瘋狂的侵略者,企圖用殺傷力更大的細菌武器來消滅反抗的力量。

        在苦難中頑強抗爭

        一直以來,侵華日軍731部隊臭名昭著,其大量使用人體進行細菌實驗等罪行令人毛骨悚然。研究表明,第100部隊作為731部隊的“惡魔兄弟”,其恐怖罪行較731部隊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是,為何第100部隊的真相一直鮮為人知?

        趙士見說,日本侵略者因為擔心戰敗后罪行暴露,戰敗前夕,日本陸軍省命令關東軍司令部將所有有關第100部隊的資料、器材全部銷毀或帶走,廠房也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在戰后長春市進行調查的資料中,曾在第100部隊中擔任過車夫的市民王均說,當時他看到部隊辦公室門前有人用汽油燒毀數千張照片,燒了一夜還未燒完,很明顯是在毀壞證據。

        第100部隊的殘暴罪行不可能被燒盡。吉林省博物院原黨委書記、副院長趙聆實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從事第100部隊的相關研究。通過對當年見證人的多次走訪,趙聆實等專家揭開了這支部隊一直試圖隱藏的累累罪行。

        據趙聆實介紹,第100部隊遵照日本軍部的命令,為了盡早研究、制造出對動物、植物進行細菌戰的細菌武器,部隊本部及其各支隊從建成就投入到緊張的研制工作中。凡是有可能對動植物進行細菌戰的細菌,他們都進行反復研究,最后終于確定鼻疽菌、炭疽熱菌、牛瘟菌、鼠疫菌、斑駁病等為主要細菌武器。

        趙聆實說,第100部隊利用大量動物進行實驗,卻并不是用于真正的防疫,而是為了培養、制造細菌。當時,第100部隊在20余棟、1萬多平方米的場舍里,飼養了大批動物,其中以鼠和馬為多。據戰后調查推算,第100部隊當時每年繁育、獲得的鼠、兔、馬等實驗動物達幾萬只(匹)。其中,用于實驗的馬匹等動物有相當一部分掠奪自中國百姓家庭。

        隨著研究逐步深入,專家發現了第100部隊更令人恐懼的一面:進行人體活體實驗。日本戰敗后,第100部隊遺址附近的一些百姓無意間發現了事實真相。趙聆實介紹說,1949年春天,有一些村民到第100部隊遺址附近挖馬骨做肥料的時候,挖出了人骨,并且越挖越多。村民們還發現了巨大的尸體掩埋場,慘狀無法描述。

        多方資料進一步證明,第100部隊曾把活人當作細菌實驗對象。有檔案資料記載,第100部隊成員、陸軍獸醫少尉安藤敬太郎證實,曾親眼看見把活人當作豚鼠做實驗。戰后,第100部隊的陸軍獸醫大內保、西村武志等人向駐日盟軍司令部揭發第100部隊長官若松有次郎進行人體活體實驗。現存美國的 “A報告”和“G報告”,更是以生動的圖文記錄形式,直接指出第100部隊曾用人體活體進行炭疽菌和鼻疽菌效能實驗并進行了殘忍的活體解剖。

        據《前日本陸軍軍人因準備和使用細菌武器被控案審判材料》一書記載,日軍曹長(上士)實驗員三友一男供認,他在第100部隊里參加了用活人做細菌感染或毒物藥殺實驗。一些人是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服下了摻在食物中的實驗毒藥,每個人都被要求多次食用這些有毒食物,以供三友一男等人觀察。三友一男證實,為了保密,用作實驗的人在實驗完成后都被采取注射有毒物質等方式殺害。

        實施細菌戰,是日軍發動侵華戰爭的重要手段。據劉龍等專家介紹,現在發現的檔案資料證明,第100部隊曾在海拉爾等地進行過野外細菌試驗,還曾參與過在諾門坎戰役中向蘇軍投送包含鼠疫、霍亂等烈性傳染病菌等溶液和細菌彈。當時東北一些地方發生的鼠疫,也被證明與第100部隊有關系。

        在被侵略者踐踏的東北,無辜的平民、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士都成了細菌戰的受害者。在如此苦難和威脅中,中華兒女依舊頑強不屈奮起抵抗。楊靖宇、曹亞范、魏拯民、周保中、趙尚志等抗日名將和無數抗日戰士、志士,用不朽的抗爭、偉大的犧牲讓日本侵略者始終不得安寧并最終讓這群野獸走向了覆滅。

        殘酷過往永遠銘記

        1925年,37個國家代表簽署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和細菌作戰方法的議定書》(《日內瓦議定書》),日本是簽署國。然而,日本侵略者卻在戰爭中踐踏了當初的諾言。

        “日本在侵華戰爭中研究并大量使用細菌武器,不僅造成了大量居民的傷亡,給受害者留下了巨大的心靈創傷,還破壞了自然環境。”劉龍說。據介紹,當時第100部隊投放的一些細菌武器不僅造成大量人員、動物感染并致死,還污染了河流、草原和森林。戰敗前夕,倉皇逃竄的日本侵略者還不忘把實驗場里的一些感染病菌的動物放出去禍害無辜百姓。

        遺憾的是,殘暴的侵略者并未得到應有的懲罰。“1945年,第100部隊是940人左右規模的部隊,但之后真正接受審判的人少之又少。”偽滿皇宮博物院科研中心研究人員彭超說。彭超研究發現,第100部隊大部分人都在戰后回到日本,其中除了部分人主動揭發第100部隊曾進行人體實驗等罪行外,大部分人選擇隱瞞這段歷史。有些人在回國后甚至成了日本獸醫學界的知名人物。第100部隊的長官高島一雄、并河才三、若松有次郎等人在回國后,也沒有受到審判,反而過上了安穩的生活。

        慶幸的是,頑強的抗日武裝力量和廣大群眾沒有被細菌武器擊倒。“這樣的奮斗精神和民族精神,是我們戰勝惡魔不可缺少的力量。”劉龍說,在恐怖的細菌戰面前,頑強的中國軍民沒有屈服,而是用長期艱苦卓絕的斗爭,用巨大的付出和無私無畏的犧牲,贏得了最后勝利。

        歷史真相并未被永遠埋沒。上世紀50年代,長春市曾組織對第100部隊的罪行進行調查,并拍攝了照片等資料。1950年的《長春新報》曾刊登第100部隊的多幅罪證照片。一些曾在第100部隊當勞工的群眾,也用自己的經歷還原了這支“惡魔部隊”的真相。

        如今,長春市在第100部隊遺址基礎上建設了一座遺址園,供人們銘記那段屈辱的歷史。在偽滿皇宮博物院,由多位研究人員組成的專題研究組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按照計劃,一些文獻資料和當年的實物展品將在今年冬天得以展出。

        “我們正在聯系國內外專家學者共同開展相關研究,尋找更多史料檔案和實物,來揭示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揭露這種反人類的罪行。”偽滿皇宮博物院副院長趙繼敏說,未來該院會以數字化的展覽展示等手段,讓更多人知道日本侵略者的細菌戰給世界人民帶來的深遠影響。

        “今天我們研究第100部隊的累累罪行,是為了讓人們記住當年細菌戰的恐怖后果,記住日本侵略者留下的永遠無法抹除的歷史污點。以史為鑒,我們希望能有更多人知曉這段歷史,更加熱愛和平,更好傳承我們的民族精神和奮斗精神,不讓歷史悲劇重演。”趙聆實說。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密碼:   
     
     
     
      已有( ) 條評論 剩余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侵華日軍“特殊輸送”檔案
    ·四川一高校整理翻譯數千封侵華日軍家書日記 還原歷史真相
    ·37位學者8年完成:《日本侵華決策史料叢編》揭秘一手檔案
    ·侵華日軍一八五五細菌部隊成員名冊首次被公開
    ·侵華日軍513部隊首被發現 主做細菌研究
    ·《反人類暴行—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展》在趙尚志紀念館開展
    ·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增設基本陳列“國際公約墻”
    ·鐵證如山:日本為侵略戰爭尋找多個借口
    ·揭露日軍細菌戰罪行錄音檔案入藏博物院
    ·又一支侵華日軍細菌戰部隊名冊被公開 罪證確鑿
    ·百團大戰:打破侵華日軍的“囚籠政策”
    ·童增:日本政府必須承認侵華罪行 像三菱一樣謝罪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綿陽”號導彈護
    熱點新聞排行
       
    俄媒解析為何大國紛紛出兵非洲:日本急需當
    “和平友誼-2018”中馬泰聯演呈現三大
    日本重金采購陸基宙斯盾 或招致民眾強烈抗
    “鋒刃-2018”:密林深處上演現實版《
    把握規律才能提高實戰化訓練水平
    專家:日本地震強化日美關系 對中國不是好
    美空軍在阿起火迫降的戰略轟炸機重新服役
    歐洲悍馬:意大利LMV輕型多用途車輛
    中國參與清除殺傷人員地雷國際合作圖
    《大公報》:中國軍事透明度全球最高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大幅擴軍 日本防衛預
    日本政府為2019財年申請超過5.2萬億日元的防衛預算。這一旦成為現實,安倍執政以來防衛預算將實現“7連漲”并再創新高。
    臺軍“漢光演習”虛張
    今年的“漢光34號”演習,臺軍宣稱要打贏“不對稱”作戰,并以此向民眾傳遞保衛臺灣的“信心和能力”。
    戰爭回顧
      更多
    朝鮮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朝鮮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昆侖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昆侖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臺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游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河北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