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g5kci"></nav>
<dl id="g5kci"><s id="g5kci"></s></dl>
<div id="g5kci"><span id="g5kci"><object id="g5kci"></object></span></div>
  • <li id="g5kci"><ins id="g5kci"><strong id="g5kci"></strong></ins></li>
    <dl id="g5kci"></dl>
  • 美國創建新軍種 加劇太空軍事化
    自從人類開始探索太空以來,美國就開始備戰太空戰,將戰場延伸至太空。近年來,美國太空軍事化步伐也一直在加速前進。近日特朗普政府明確提出在2020年前組建“太空軍”,外界驚呼這是“星球大戰計劃2.0版”。不過“太空軍”的概念雖然聲勢浩大,但編制、任務等細節仍是一團糨糊……

        美國副總統彭斯稱,特朗普將在2019年2月公布的新財年預算報告中加入組建“太空軍”的預算。他還表示,特朗普將在未來公布組建“太空軍”的更多細節。

        兼任美國國家太空委員會主席的彭斯在當天的演說中表示,組建太空軍標志著美國武裝力量進入新一輪升級。那么太空軍是一個什么樣的軍種,在未來作戰體系中將發揮何種作用? 太空軍是“三高”軍種:①作戰空間高;②技術含量高;③能力高。

     美國國防部也推出一份15頁的“太空軍”成軍計劃,并將于近期設立“太空司令部”、“太空作戰部隊”和“太空開發局”三個機構,其中“太空司令部”的任務是提升太空作戰能力,“太空作戰部隊”則將整合美軍各軍種太空作戰專業人員,而“太空開發局”的任務是“開發并測試”下一代太空作戰技術。

      美國是1967年《外層空間條約》的締約方之一。條約禁止在太空部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只允許和平利用月球等天體。然而,美國卻無視條約規定,多次表示要加快“太空軍”的組建步伐。 【詳細】

    美國“太空軍”的前世今生

        眾所周知,美國總統里根1983年提出的 “戰略防御倡議”(即“星球大戰”計劃)拉開了太空軍事化的“潘多拉魔盒”。但大部分人都不了解的是,1982年出版的《高邊疆——新的國家戰略》一書才是“星球大戰”計劃的理論基礎。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特種計劃室主任和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退役陸軍中將丹尼爾·奧·格雷厄姆在這本書中勾勒出美國未來的太空軍作戰藍圖。

      格雷厄姆提出的“高邊疆”概念就是指太空領域,他暗示美國應該對地球的外層空間進行新的開拓,從而使得太空領域成為美國新的邊疆。他認為,上世紀80年代初,隨著微電子、計算機、自動控制等技術的飛躍發展,美國武裝“高邊疆”的時機已經走向成熟。

      格雷厄姆堅信,利用天基防御系統可以挫敗蘇聯的大規模導彈襲擊。他規劃的整套戰略防御系統中,包括可以用激光和粒子束武器在太空中對導彈進行攔截的軌道飛行器,還有能多次出入大氣層、用于軍事的空天飛機。格雷厄姆甚至規劃在外層空間建立空天母艦,使美國的軍事活動范圍延伸到整個“地月空間”(地球和月球之間的空域)。

      這個瘋狂的構想對里根的影響極大,“星球大戰”計劃大體就是以此為基礎提出的。五角大樓不僅大力研制各種部署于太空和地面的激光武器,還計劃建造300個天基作戰平臺,每個平臺部署10枚動能攔截彈對付太空中的蘇聯導彈。蘇聯同樣針鋒相對地發展激光武器和空天飛機,并計劃為空間站裝備激光武器和自主尋的導彈,用來攻擊軌道上的美國衛星。一時間,美蘇太空戰的瘋狂構想層出不窮。【詳細】

    開局不利:軍費負擔沉重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

        對于萬事以“錢”字當頭的美軍來說,組建太空部隊可能遭遇的最直接障礙就是預算問題。目前美軍各軍種的太空部隊雖然人數不多,但花費卻頗為不菲。美空軍太空司令部和太空與導彈系統中心下轄的兵力約38000人,每年在太空事務上的公開預算額(未計入不對外公開的保密預算)即超過100億美元。同時,美陸海軍的太空和反導部門也各有數千人規模的太空部隊,預算額達數億美元。隨著新的太空部隊的調整組建,其在體制轉型和力量擴充上的耗費仍將大幅增加。在特朗普提出的組建太空部隊的方案中,就要求國會在未來五年內為太空部隊撥款約80億美元。從上述情況看,新建的太空部隊可能在未來成為靡費數百億美元的“吞金巨獸”。對于軍費支出已高達7000億美元的美國政府來說,太空部隊將造成新的沉重的軍費負擔。

      除了軍費的問題,太空部隊在整合轉型過程中也將遭遇顯著的體制問題。從表面上看,新近的組建方案固然改革力度頗大,但考慮到此前特朗普和一眾國會議員更加激進的“獨立建軍”的思路,以及馬蒂斯及美軍高官對組建新軍種普遍持有的消極態度,這一方案只是各方“各退一步”而形成的妥協措施。

      然而,此次公布的改革方案,卻回避了新的太空部隊的體制編制定位這一根本問題。在彭斯所做的報告中,只提及美軍將分兩個階段逐漸完成太空部隊的合并組建,而對于未來太空部隊在行政管理結構上的歸屬卻做了模糊處理,并未明確太空部隊將擁有獨立軍種地位,也未提及新建的太空部隊將兼并或取代隸屬于陸海空三軍的太空管理部門和太空部隊。而從改革方案中提出的要求組建聯合作戰司令部性質的太空司令部的舉措來看,新的“太空軍”可能與美軍戰略司令部等既有聯合司令部類似,只擁有對各軍種太空部隊的作戰指揮權和規劃指導權,而最核心的人事行政和預算權限仍歸屬其原有軍種所有。這種改革固然可以暫時緩解美國軍政界圍繞太空部隊議題產生的對立,也將適度提高太空部隊的作戰能力,但未能從根本上解決現行軍種體制給太空力量發展制造的障礙,反而可能在新的“聯合”體制中產生更多的官僚主義弊病。

      此外,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完成太空部隊組建的“如意算盤”,建立在其改革方案得以在美國國會順利通過的前提之上。而從美國政界的反應來看,這一前景亦不容樂觀。 【詳細】

    特朗普緣何鐘情“太空軍”

    X-37B空天飛機

        2018年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成了“太空軍”概念的“首席營銷官”。他下令要求國防部立即開始籌建太空軍,并使用“隔離但平等”形容未來太空軍與空軍的關系,這意味著特朗普希望將太空軍打造成美軍的第六個軍種。

        美國現有五個軍種,分別是陸軍、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衛隊,其中最“年輕”的是1947年成立的空軍。一旦特朗普的意圖成為現實,美軍太空力量的地位將顯著提升,太空作戰能力建設將全面提速。

        太空是美軍聯合作戰的新興領域,也是美軍非對稱性優勢的重要來源。據統計,美軍90%的軍事通信、100%的導航定位、100%的氣象信息和近90%的戰略情報來自太空系統。不夸張地講,沒有可靠的太空支援,美軍的精確制導彈藥、遠程無人偵察機、全球指揮控制系統等信息化武器裝備都將失靈,美軍將退回到機械化戰爭時代。 【詳細】

        美國建立“太空軍”:下令容易落地難   

        美國為組建“太空軍”找理由:存在“潛在威脅”

        美“趕超”中俄高超音武器 鼓吹建太空軍應對威脅

        建“太空軍”勢在必行?美防長:太空是美國新戰場

        美太空軍計劃遭軍方質疑為特朗普競選造勢

        特朗普要在任期內建成第六軍種“太空軍”

    河北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