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g5kci"></nav>
<dl id="g5kci"><s id="g5kci"></s></dl>
<div id="g5kci"><span id="g5kci"><object id="g5kci"></object></span></div>
  • <li id="g5kci"><ins id="g5kci"><strong id="g5kci"></strong></ins></li>
    <dl id="g5kci"></dl>
  •   首頁 | 今日山東 | 魯臺往來 | 人文山東 | 山東旅游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山東與臺灣 -> > 齊魯時空
             
     

    “蟑螂先生”馴蟲記

    2018-09-21 11:24:42
    華夏經緯網

    李延榮在觀察養殖的美國大蠊蟑螂品種。記者朱崢攝

      在他的眼里,蟑螂不是害蟲,而是工具和產品。他說,人類歷史上大規模利用昆蟲有兩次,一次是桑蠶、一次是蜜蜂,第三次應該就是蟑螂了

      俗稱小強的蟑螂,讓很多人覺得惡心,甚至避之不及。但在濟南人李延榮眼中,它們是渾身皆寶的金蟲

      它們不僅能處理餐廚垃圾,還能變身高蛋白飼料,賣個好價錢。未來,它們或許還能在減少抗生素使用、減肥、美容美白等方面,為人類造福。李延榮說。

      我在衛生間養的蟑螂,中國的八大菜系它們全都吃過

      55歲的李延榮經歷頗為豐富。他當過公務員、搞過科研、做過銷售,還做過廢品回收的生意。他還曾是一家醫藥公司的老總,帶著300多人的團隊搞藥物研發。

      李延榮與蟑螂的故事,要從2009年說起。當時,他無意中看到女兒正在看一部講述蟑螂的電影,很快被影片吸引住了。

      電影說蟑螂生命力頑強,進化很完美,不吃不喝都能活好幾十天,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李延榮說。電影說人類仿生學還在跟蟑螂學習、蟑螂能在太空繁殖,徹底顛覆了李延榮的認知。

      上世紀90年代,他住在濟南一所醫院附近,那里蟑螂特別多。知道這是害蟲,見了就踩死。沒想到竟然還這么好!”

      既然這種生物這么強大,一定大有用處。于是,李延榮讓女兒幫他查閱資料,看看蟑螂到底還能有什么本事。一查嚇一跳。《本草綱目》里記載,蟑螂可入藥,主治瘀血,癥堅,寒熱,下氣,利血脈。另外,《神農本草經》里也有關于蟑螂入藥的記載。

      這徹底讓李延榮折服。原來讓人惡心的小強還這么強大。那時,各級部門正在大力打擊地溝油、泔水豬。李延榮的公司每天有300多人在餐廳吃飯,會產生大量的餐廚垃圾。大量餐廚垃圾倒在哪里,成為李延榮的困擾。

      既然小強這么厲害,它吃不吃餐廚垃圾?李延榮打起了蟑螂的主意。于是,他和女兒開始了實驗——他們在自家衛生間里放了5個大玻璃壇子,里面放上蟑螂,上面用網封住。

      一開始,他試著把公司泔水桶里的餐廚垃圾弄來一些給蟑螂吃,發現吃得很干凈。這讓他覺得,公司的餐廚垃圾似乎有著落了。

      考慮到濟南地處山東省,公司做的飯菜是魯菜口味,麻辣、酸味的相對較少,李延榮又擔心,“蟑螂會不會挑食,油膩的、辣的就不吃了呢?”

      于是,他跑去川菜館打包了一大份毛血旺,回家倒入玻璃壇子。后來他驚奇地發現,蟑螂同樣把它們吃完了。再后來,他用了能想到的各種味道試驗,又把菜捂臭喂它,發現小強來者不拒,通通吃光。李延榮說,“我養的蟑螂,中國的八大菜系它們全都吃過。什么味道都能接受,一點兒都不挑食。

      試驗雖然成功了,但遭到了他愛人的極力反對。怎么能在自家養蟑螂?要養就出去,別在家里!”于是,李延榮走出家門,開始尋找養蟑螂的地方。

      我現在有8億只幼蟲,每天吃2噸垃圾,長大成蟲后每天能吃40

      在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南部的一座小山坡上有一個小院子,上面掛著章丘區餐廚垃圾處理中心的牌子。這就是李延榮和他的團隊最開始大規模養蟑螂的地方。

      其實,為處理餐廚垃圾,他還嘗試養過黃粉蟲、蠅蛆、蚯蚓。相比之下,黃粉蟲成本太高,蠅蛆冬天無法生存,蚯蚓成長周期長。最終,他選定了蟑螂。

      在李延榮之前,國內已有人在養蟑螂。他專門去弄回一些蟲卵,自己回來孵化,開始了規模養殖之路。

      李延榮養的蟑螂名為美洲大蠊,個頭比普通蟑螂稍大。一開始在山上建廠房的時候,不僅工人不好招聘,而且招來的工人也不相信蟑螂能處理餐廚垃圾。這小蟲子能吃多少?”“能行嗎?”等質疑聲,一直伴隨著他。

      后來,他和工人們發現,公司餐廳的垃圾根本不夠用。于是他們開始收集濟南章丘區飯店里的餐廚垃圾給小強吃。

      山上的工人喂蟑螂的工具從小勺子變成大勺子,后來又改為盆、桶。沒多久,人工喂養根本喂不飽它們,直接改成了機器。李延榮說,“小強太能吃,一天吃6,每天吃相當于體重5%的餐廚垃圾。

      2011,當李延榮得知章丘每天產生40噸餐廚垃圾,大部分只能使用填埋方式處理、嚴重危害環境的時候,他果斷放棄高薪,帶領團隊重新創業,專注蟑螂養殖,開始了與共舞的日子。

      他說,我們是負成本企業”,不僅不用自己買原材料,而且用的餐廚垃圾多了,政府給的補貼也多。

      2017,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曾到訪他最初規模養殖蟑螂的地方。在一間試養廠房里,循著手電的亮光,記者看到密密麻麻的隔板縫隙中擠滿蟑螂,還有烏泱泱一大片正在一堆黃色的糊狀物上爬來爬去。有的已掉下來,落入隔板下面的凹槽里。

      如今,隨著規模的不斷擴大,原來山上的廠房已無法滿足需要。在章丘北部的寧埠鎮,李延榮新的蟑螂養殖基地正在火熱建設中。

      在這里,從餐館、食堂等地方收集來的餐廚垃圾,包括泔水、廢油等,會經過自動分揀裝置,將其中夾雜的玻璃、鐵等雜物挑選出來。剩下的有機質垃圾包括餐巾紙等,將會被工作人員用機器粉碎后打成糊狀,沿著輸送管道運輸到蟑螂飼養室,最終被蟑螂全部吃掉,整個過程自動化操作,無須人工喂食。李延榮說,通風、投喂、清掃、烘干消毒等設備全部自動化控制,無須工作人員直接參與。我現在有8億只幼蟲,每天吃2噸垃圾,長大成蟲后每天能吃40噸。

        根據計劃,新廠竣工后,可養殖2000噸、20億只蟑螂,每天可吃掉100噸餐廚垃圾。指著正在施工的一片廠房,李延榮說,2019,這里還將建成另外兩個車間,養殖規模可以達到40億只,一天可以消化200多噸,相當于濟南全市一天產生餐廚垃圾的三分之一。如今,他的蟑螂處理餐廚垃圾項目已獲得政府支持,希望能向全國推廣。

      如果幾億只蟑螂不小心跑出來,是否會釀成生物災害”?

      李延榮自己有一個研發團隊,參考國內外關于蟑螂的試驗和論文文獻,所有文獻都用試驗來驗證。

      李延榮說,我們更相信實驗,文獻說蟑螂7天產一個卵,但我們經過觀察研究發現,實際上是從出生后的3個半月開始,兩天就產卵一次。

      現在,李延榮已經成為蟑螂專家,從它的生活習性到作用價值,都了如指掌。

      他說,蟑螂從出生后的3個半月就開始產卵,兩天產一次,一直到死。每個卵能孵化出16,母的比公的略多。每年30倍的速度增長數量。繁殖能力強,果然名不虛傳。雄性活8個月,雌性活11個月,平均壽命10個月。從幼蟲到成蟲,它的體重能增長170多倍。

      蟑螂的一生一直都在吃。幼蟲時公蟑螂吃得多,等長大成蟲后就是母的比公的吃得多。蟑螂活到8個月左右就開始死亡,而且他觀察研究發現,吃得越多死得越早,越大越胖的越容易死。和人一樣,吃太多,體型太胖了不好。他開玩笑說。

      蟑螂生命力非常強,掉腿、掉胳膊,甚至肚子斷了,經過蛻皮后還能再生。很多人聽說他養了幾億只蟑螂,都很關心一個問題:如果這些蟑螂不小心跑出來,是否會釀成生物災害”?

      為了防止蟑螂逃跑,李延榮想過許多辦法,做過許多實驗。一開始喂養的時候,他發現投料口旁邊的木頭才沒幾天就被吃光了。于是,他用磚頭砌墻,把縫隙用水泥灌注,但過了一段時間,磚頭被咬碎了,水泥還在。

      后來他又嘗試過用厚塑料、玻璃、泥土等各種材料制作防逃跑障礙,最終選擇了水泥和玻璃。李延榮說,“蟑螂真是不挑食,磚頭、木頭、防爆膠都不放過。

      在他的新養殖基地里,除了水泥,還將再設置兩重防逃跑障礙。密閉的廠房里除了通風口外,只有一個大門,門口將設置有一個水簾,水簾下有養魚池。李延榮說,“即使蟑螂從廠房里的密閉小隔間里跑出來,到門口也會被水簾沖到池子里,被魚吃掉。

      圍繞廠房一周還有一圈水溝,里面同樣是養魚。這是第三道護城河防線。水泥牢籠、水簾把門、用魚看家護院,三道關確保蟑螂逃不出去。

      這里養殖的蟑螂已復制過很多代,常年生活在高溫、高濕、黑暗的密閉環境里,過著飯來張口的生活,已經被慣壞。李延榮說,即使它們跑出去,也很難存活。“10度的氣溫它就不動了,5度就能把它凍死,見光2小時它就死了。

      聽說蟑螂攜帶病菌,李延榮查閱了大量資料發現,歷史上,老鼠造成過鼠疫,給人類帶來災難,但國內外沒有記載因為蟑螂攜帶病菌讓人遭災的案例。

      他說,動物一般都會攜帶病菌,狗可以攜帶狂犬病毒,人卻喜歡養它做寵物。蟑螂遇到什么病菌就會攜帶什么病菌,但它是食腐性的昆蟲,對付腐敗有機質是它的強項,經過體內酶的分解,這些毒素不會存留在體內,它本身也不會因此而發病。

      蟑螂粉粗蛋白含量超過71%,有些指標還優于國家飼料標準

      了解到蟑螂這么強大、斷腿可再生、攜帶病菌自身卻不感染病菌后,又受女兒看的影片和《本草綱目》記載的觸動,李延榮想從蟑螂身上獲取更大的利用價值。

      有一天,他找到一篇科技論文,里面說,蟑螂粉能提高肉雞的免疫功能和抗氧化能力。于是他和他的團隊就在山上的小院子里養了好多雞。一部分雞吃添加磨碎后的蟑螂的飼料,一部分不吃,在同樣的環境下養殖。

      一段時間后,李延榮發現,吃蟑螂粉的雞不僅體格更健壯,下的雞蛋殼還比一般的雞蛋殼更硬,而且蛋黃不容易散。這讓他格外興奮,又找來許多這方面的論文,根據文章內容做對照試驗,一一驗證蟑螂的各種用途。

      在山上的小院子里,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看到用蟑螂粉喂養的雞毛色黑紅發亮。有幾只正在打架,打斗過程中,其中一只后撤一步,跳上了身后一米多高的矮墻。李延榮說,“這些雞骨骼健壯,特別硬,比一般的雞活力更旺盛。

      為保證蟑螂粉的安全性,他們把收集起來的蟑螂先滅菌1小時,再經過300度高溫烘干3小時。他說,經過權威機構檢測,這種蟑螂粉符合國家飼料添加規定的各種指標要求,有的指標還優于國家標準。后來,他們又經過國家權威機構論證、檢測,不僅認可用蟑螂處理餐廚垃圾的方式,還獲得了40多項專利。

      有了這些研究和認可,李延榮開始商業化利用蟑螂。他記得有一篇論文說,這種蟑螂粉可作為動物蛋白添加劑,可代替畜禽日糧中的魚粉,替代抗生素添加劑,實現綠色養殖。這讓他發現了巨大商機。

      經過查閱資料,李延榮發現國內蛋白飼料添加劑需求量大,且大都依賴進口。于是,他將烘干粉碎后的蟑螂粉送到專業機構檢測發現,它的粗蛋白含量超過71%,比市面上一般的動物蛋白添加劑的蛋白含量還高,且符合原農業部公布的飼料原料目錄。

      于是,他養殖的蟑螂不僅可以處理餐廚垃圾賺政府補貼,還可以作為蛋白飼料添加劑出售,賣個好價錢。2017,已有多家國內知名飼料廠慕名而來,要跟他合作。

      在李延榮的養殖基地里,“小強的攀爬能力很強,因為抓不住隔板的就會落入凹槽里,被刮板收集出去,等待它們的是被活活烘干、粉碎,成為蛋白飼料。

      在這里,養殖場房通過管道與烘干機連接。死去的和爬不上去的蟑螂、蟲卵以及蟑螂糞便等都掉入凹槽內,通過刮板自動收集到機器內,通過自動分揀,滅菌消毒等工序,把蟑螂烘干。

      李延榮說,刮板每4個小時自動搜集一次。爬不上去的小強就被淘汰了,活下來的都是攀爬高手。據他說,分揀出來的蟑螂糞便是很好的肥料,可以用來種菜、養花,蟲卵用來孵化小蟑螂。達到一定規模后,若想控制蟑螂繁殖,就把蟲卵和蟑螂一起烘干粉碎。

      在新的養殖基地里,他利用蟑螂又將達到新高度。新建的廠房像溫室大棚一樣,但分上下兩層。李延榮說,一平方米的蟑螂散發的生物熱量相當于500瓦的電爐子,家用城市供熱每平方米才70瓦。這么多只蟑螂,下層室內溫度保持在34度。通過樓板,傳導到上層可達到27度。將來,底下養蟑螂,上面種菜。

      在他的眼里,蟑螂不是害蟲,而是工具和產品。他說,人類歷史上大規模利用昆蟲有兩次,一次是桑蠶、一次是蜜蜂,第三次應該就是蟑螂了。

      通過這么多年的養殖、研究,他們又發現蟑螂可以降低動物脂肪率,現在正探索在減脂產品、美容化妝等方面的商業利用價值。

      人們對蟑螂有一定程度的誤解,只要巧妙利用,害蟲也會變益蟲。(記者邵琨)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相關報道
      ·山東出全國煤炭系統首個雙重預防機制地方標準
      ·青島鼓勵下基層 本科生到小微企業每月補400元
      ·山東省智能養老保險待遇資格認證實現新突破
      ·24小時不打烊!記者探訪山東政務服務中心
      ·山東發布災后重建信貸政策 最快7日內完成放款
      ·山東省首條民營投資永久免費隧道9月16日通車
     

     

    主辦單位:山東省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河北11选5开奖号码